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资讯 > 中国道教协会成立60年来的道教文化研究工作回顾
中国道教协会成立60年来的道教文化研究工作回顾

 

中国道教协会成立60年以来,其道教文化研究工作经历了从坎坷到发展的过程,取得了突出的成绩,既为发扬道教优良传统奠定了思想基础,也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出了贡献。
一、道教研究工作的起步
20世纪60年代初,时任中国道教协会代会长兼秘书长的陈撄宁先生提出道协应开展对道教文化的研究工作,得到了中央统战部和国务院宗教事务局的重视与支持。
1961年3月22日,由全国政协宗教组出面召开了开展道教学术研究座谈会。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副部长张执一,卫生部部长李德全,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局长何成湘,北京师范大学校长、著名学者陈垣先生以及中国道教协会代会长陈撄宁、副会长孟明慧和黎遇航等出席会议。会上,陈撄宁代会长和陈垣先生等先后就开展道教学术研究工作的重要意义发了言。会议一致认为,首先应开展道教史的研究,并确定“按道教本来面目进行研究”的原则,防止片面、简单武断地批判。
会上,李维汉部长与何成湘局长都表示要大力支持道教的学术研究工作,并建议由陈撄宁先生组织领导设立专门的研究机构,制订出研究计划。这次会议的召开,为中国道协开展道教文化研究确定了方向,并把研究工作列入了中国道协工作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从此,道教文化研究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在学者们的大力合作下开始启动了。
196111,中国道教协会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会议,决定以开展道教学术研究和培养道教知识分子为我会的中心任务,并制订了《研究工作及培养道教知识分子计划大纲》。《大纲》明确指出:“道协有责搜集、整理、综合、研究一切道教典籍、文献资料;并同时培养通晓道教的教规、教义、方术、历史源流的专门人才和道教知识分子。”会上还确定了要在五年内编写出一部完整的《中国道教史》的宏大目标,决定出版反映协会研究成果和会讯的内部刊物《道协会刊》。
会后,在陈撄宁会长的主持下,按照该《计划大纲》,成立了中国道教协会研究室,由陈撄宁会长兼任研究室主任,王伟业任副主任。研究室制订了《研究工作五年规划》,着手搜集整理道教历史资料,开始了以编写《中国道教史》为中心的工作。到1964年10月为止,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道协研究室先后完成了《道教起源》、《〈南华经内外篇〉分章标旨》、《〈道藏〉分类目录新编》、《道教知识类编初集》、《中国道教史提纲》等十余种研究成果;还编辑出版了四期《道协会刊》。《道协会刊》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本专门反映道教研究成果的学术刊物,一出版就受到道教界和社会的重视。
二、道教研究工作的中断和恢复
文革期间,中国道教协会停止了工作,道教研究工作也中断了十几年。在这期间,陈撄宁会长也羽化仙逝。
1979年9月,开始恢复中国道教协会的筹备工作。1980年5月,我会第三届全国代表会议修订了《中国道教协会章程》。在宗旨表述中,增写了“推动和开展道教的研究工作”一句。陈理实道长所作的《修改〈中国道教协会章程〉的说明》中指出,“中国道教协会对道教研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仅要把它作为道协工作的重点,而且要吸收一些道教研究者参加协会的工作,在理事会中也应有一定的道教研究者的代表”。
会后,中国道教协会正式恢复工作。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恢复研究室。原道协研究室的一些老研究人员陆续回来了,比如李养正先生;又陆续吸收了一些新的研究人员,比如王沐先生。恢复之初的研究室,在条件简陋、资料短缺、杂事繁多的情况下,其研究人员克服种种困难,至1986年夏,先后编辑出版了《道协会刊》16期,刊载研究成果近40篇,约80万字;编印了《白云观画册》;重印了《玄门日诵早晚功课经》;重新整理了《道教史资料》等。
1986年夏,中国道教协会召开了第四次全国代表会议。会上再次强调了开展研究工作的重要性:“道教的文化学术,是道教的优良传统,应当继承和发扬。”会后,道协研究室陆续吸收了一些青年道教徒参加研究队伍。他们的加入为研究室带来了新鲜的活力。
《道协会刊》也于1987年改版为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季刊《中国道教》(1999年又改为双月刊),其内容除道教学术论文外,尚有协会动态、丛林风范、友好往来等十几个栏目,成为向国内外介绍中国道教的一个重要窗口。
这一时期的研究工作,一个重要特点是:在协会的领导下,道教学术研究开始恢复,并逐渐走上有计划、有系统的轨道,研究课题也更为广泛。在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气功热的社会背景下,道协研究室在道教文化的诸多门类中,确立了在养生学研究中的国内领先地位。
三、道教研究工作的拓展
(一)组织学术会议和文化活动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大陆的学术界也逐渐开启了对于道教文化的研究。在当时,学术界人士与道教界人士很少接触与交往,他们对道教文化的研究往往仅限于文献,而不能深入到宫观进行实地考查;而道教界人士也往往只限于在宫观中诵经、修持,未能拓展视野,深究义理。随着中国道教协会研究室对于道教文化的研究逐步走上正轨,如何指导全国道教界加强道教文化研究,又如何加强与学术界的交流与合作,就成为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
1989年9月6日至8日,中国道协召开“道教文化研讨会”。与会成员以各地道教界学者为主,也邀请了一些教外研究道教文化的学者参加。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由道教界组织的学术研讨会。教内外学者们就如何进一步开展道教文化研究提出了宝贵意见。就在这次会议上,中国道协宣布成立道教文化研究所,希望借以整合全国道教界的道教文化研究力量,同时加强与国内外道教学者的学术交流与合作。此后,道教研究的工作逐渐繁荣起来。
自成立后,道教文化研究所与各地方道协和宫观合作,先后举办了多次道教学术研讨会。1992年秋,道教文化研究所与西安市道教协会、西安市八仙宫联合发起召开了“西安中国道教文化研讨会”。会议邀请了我国内地和港澳台地区以及法国、日本等国的55名道教界人士和道教学者参加。这次研讨会进一步沟通了学术界与道教界的关系和相互了解,使两股力量互益互补,逐渐结成一股力量——共同努力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做出贡献。
此后几年,道教文化研究所还先后与武当山道教协会、龙虎山道教协会、庐山仙人洞道院等联合举办了多次道教学术研讨会,分别围绕道教历史与文化、道教文化与现代文明、道教与现代社会生活等主题展开了深入的研讨。
进入21世纪以后,在道教文化研究所的支持下,道教界主办的学术研讨会日益增多。其中影响较大的有:2001年在江苏茅山举办的以“二十一世纪道教展望”为主题的道教文化研讨会,2002年9月在江西南昌举办的净明道文化研讨会,2002年11月在上海、2003年11在福建泉州、2004年11月在湖南南岳、2008年11月在江西南昌举办的四次以“道教思想与中国社会发展进步”为主题的研讨会,2005年5月在武当山举办的“海峡两岸武当山文化论坛”,2008年12月在广州举办的“道教与养生”研讨会,2009年在西安举办的骊山问道活动,2012年10月在江苏金坛举办的“茅山乾元观与江南全真道”国际学术研讨会,2013年在上海举办的“正一道:历史与现状”国际学术研讨会等。
自2004年起,我会还与地方道教界合作举办了成都道教文化节、鹰潭道教文化节、广东道教文化节、湖南道教文化节、武当山大兴600年盛典等。2016年,我会探索新的道教文化传播方式,将以前分散举办的多项文化活动整合到一起,在吉林省吉林市举办了首届道教文化艺术周活动。这些道教文化节(周)将道教学术的交流与道教文化的传播有机地结合起来,全方位展示了道教文化的魅力,对于挖掘当地道教资源、弘扬道教文化起到了促进作用。另外,我会还多次组织全国范围内的玄门讲经活动,有力地推动了道教学术的发展,推动了读经、学经、悟经、解经等活动的开展。
道教界举办的社会影响最大的学术活动,则是四次国际性的道教论坛。第一届论坛于2007年4月在西安和香港举办,名为“国际道德经论坛”。第二届论坛于2011年10月在湖南南岳举办,名称改为“国际道教论坛”,扩展了论坛涵盖面。第三届论坛于2014年11月在江西鹰潭龙虎山举办。第四届论坛于今年5月在湖北武当山举行。参加论坛的国家和地区逐届增多,由首届的17个增至第四届的30个。四届国际道教论坛的举办,对于道教文化的研究和推广,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二)整理道教典籍与编写道教书籍
我会与学术界联手,收集、翻印、整理各种经籍,组织编写道教工具书和道教历史文化丛书,如《道教大辞典》、《中华道藏》、《老子集成》、《道教文化之旅》丛书、《中国道教风貌》、《道教常识》,均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影响
1994年7月,我会与苏州道协合作,出版发行了由道教界自己编纂的《道教大辞典》,共收入辞文条目两万余条,计二百七十余万字,内容包括道教教理教义、经典道书、神仙人物、道派规戒、斋醮科仪、符箓法术、内丹外丹、修持方法、名山宫观和文学艺术等道教文化的各个方面。这是道教界自己编纂的一部道教工具书,也是目前国内出版内容比较丰富的一部道教工具书。
我会还联合学术界,努力把研究工作推向更广的领域。从1997年开始,与华夏出版社、社科院宗教所、四川大学宗教所等单位,共同组织编纂《中华道藏》的工作。《中华道藏》以明《道藏》为底本,对原《道藏》所收的各种道书作了整理、点校,并补充了一批原《道藏》未收的重要道经。历时八年而于2004年正式出版。《中华道藏》在尊重道教固有经教体系的基础上,充分吸纳当代学术研究成果,重新进行分类编目,使之更适应现代学术的规范;而全部加上新式标点,更为普通读者阅读《道藏》提供了极大的便利,通过举办一系列的学术和文化活动,通过与学术界的交流与合作,我会逐渐拓展了道教文化研究的视野,成为大陆道教学研究的重要力量。另外,为适应新时期信息传播的特点和趋势,我会还先后开通了中国道教协会网站、微博、微信平台,丰富了道教文化的传播途径。
四、未来的努力方向
道教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是道教界义不容辞的责任。如何传承和弘扬道教文化,深入挖掘和阐发其时代价值?如何对道教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这些都是我们今后需要认真思考的。
首先,道教界要深入经藏,加强对道教经典的现代诠释,让古老道教包含的文化智慧在新的时代条件下焕发生机,服务于当代,造福于人民。
其次,道教界既要做好道教文化的继承工作,又要做好道教文化在新时代中的创造性转化工作。要尽我们的努力,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道教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道教文化遗产、保存在《道藏》里的古老文字都活起来,重新走入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之中,重新融入中国人的衣食住行之中,重新成为中国人精神生活的源头活水和价值坐标。
最后,道教是一个非常具有包容精神的宗教。在其历史发展中,不断学习儒家、佛教以及其他各家思想中的有益成分,使其教理教义不断趋于完善。道教界应该继承这一优良传统,既善于学习世界各民族的优秀文化,又能够在吸收这些优秀文化的基础上进行综合创新。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古为今用、推陈出新。
(来源:中国道教协会道教文化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