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学术研究 > 民国时期的全真道传戒活动考述
民国时期的全真道传戒活动考述

清朝末年,“全真演教宗坛”北京白云观因机缘际遇,得到宫廷的大力支持而保持兴盛。同时,南阳玄妙观方丈张宗璇也因协助清军守城有功,获清廷颁赐《道藏》以示褒奖。而在浙江东南地区,全真道根深叶茂,形成了委羽山大有宫、天台山桐柏宫和金盖山纯阳宫三大中心。进入民国以后,不仅官方对道教的支持消失了,而且在新思潮的影响下,道教往往被视为迷信,其社会处境日趋艰难。不过,全真道以宫观为依托,其教团组织尚未受到太多的冲击。特别是各地著名道观的住持,往往与社会名流有交往,在保障道教权益方面还能发挥一定的作用。而传戒,不仅是作为十方丛林的全真宫观之实力的显示,也是教务兴隆的标志,对维持全真教团的生存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本文拟对民国时期的全真道传戒活动进行考述,如有遗漏,还请方家指正。
1.北京白云观:民国二年(1913)、八年(1919)、十六年(1927),律师陈至(明)。
陈明霦(1854-1936),法名至霦,字钟乾,号毓坤,道号玉峰子。天津宁河县人。24岁时,拜投天津新城圣海宫陈圆岚为师。光绪八年(1882)至北京白云观受戒于高仁峒。光绪十年(1884),高仁峒复开戒坛,陈明霦任引礼师。次年,他因母亲患病,告假省亲,母亲一病不起,他在办好丧事后,回到白云观。旋即担任总理、都管各执事,“创办花园工程,襄办永久会务,并置昌平州田地十三顷”。光绪十七年(1891),高仁峒又开坛传戒,陈明霦担任监戒师。该年冬月,因积劳过甚,退居城南玉皇庙养疴。光绪二十二年(1896)春,闻其师陈圆岚病笃,驰回新城圣海宫,侍奉汤药。陈圆岚旋即羽化,陈明霦为其殡葬如礼。该年冬,高仁峒第四次开坛传戒,陈明霦担任证盟师。事毕,仍归新城圣海宫。庚子年(1900),八国联军入境,新城正当其冲,陈明霦誓守庙土,毅然与联军长官接洽,订立保护居民之约,使乡民生命财产得以转危为安。壬寅(1902)正月,在新城创办小学校。“招邻里子弟入校读书,不收学费。所延教习,皆系精通中西科学”,“造就成材者日多”。时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赠以匾额二方,一曰“德水滂仁”,一曰“行道有福”。宣统元年(1909),陈明霦任白云观监院。宣统三年(1911),任白云观方丈。民国元年(1912),联络全国道众,倡导成立道教会,“以整顿道教清规,推广地方慈善,并发起国民道德思想为宗旨”。次年三月,开坛传戒,得戒弟子320余人。民国八年(1919)春三月,又开坛传戒,“一因欧战告终,为世界祈祷和平;一因维持祖国宗教,度群生咸登道岸”。是次传戒,得戒弟子412人。1大总统徐世昌颁赐匾额一方,曰“葆素涵真”。逊清皇室也赐额“保合太和”。2民国十六年(1927),陈明霦第三次传戒,受戒弟子349人。3此次传戒其他八大师分别是:证盟李至玺,监戒高理鹏,保举张至英(即清末宫廷总管“小德张”),演礼吴理明,纠仪于至波,提科李至辉,登箓郭至升,引请赵至璧。4此为北京白云观在民国时期的最后一次传戒。
2.成都二仙庵:民国时期多次传戒,律师分别为王宗生(伏阳)、熊诚斌(理斌)、申信筠(宗筠)。
王宗生在《二仙庵戊辰己巳庚午坛三年(1928-1930)期会登真箓叙》中说:“慧安宋老律师(宋至智)于光绪癸未年(1883)赴京师求法戒于白云观,是为本庵开坛第一代妙道真人。笙喈阎老律师(阎永和,法名理和)继之,丕振宗风,一时称盛,是为第二代。宗生猥以微贱,自壬子(1912)嗣法以来,……”王宗生,道派名妙生,号复阳,四川渠县人,生于光绪二年(1876),1953年羽化。5继王宗生任方丈者为熊诚斌(?-1950?),道派名理斌,四川广安人。继熊诚斌者为申信筠(1884-1951?),道派名宗筠,号竺清子,四川绵竹人。申信筠撰《二仙庵壬午(1942)坛登真箓序》说:“阎及王、熊递嬗法席,皆能穷探奥妙,洞彻玄微。”未知王、熊、申三人各自传戒的次数。
据曾在二仙庵受过“代戒”的杨锡民回忆说,王宗生传戒十余届都不交出衣钵,道众啧有烦言,王不得已将方丈衣钵传与监院熊理斌。熊任方丈数年后,继任监院病故,熊便兼任监院,引起道众不满。在道众的压力下,熊被迫辞去监院和方丈两个职务。王复任方丈,知客申宗筠被推举为监院。王又传戒数次,才将方丈衣钵传给申宗筠。申系幼童出家,性和善,不与人争,在二仙庵数十年,深受道众爱戴。6
3.镇海渊德观:民国二年(1913),律师姓周,名不详;民国十六年(1927),律师姓黄,名不详。
民国二十九年(1940)续纂《委羽洞天邱祖龙门宗谱》(下简称《委羽宗谱》)卷四《方至通宗师传》,说方至通于民国癸丑年(1913“去镇海渊德观受戒,得选天仙状元”。同书卷二《世系图》所载方至通小传,说渊德观癸丑戒坛的律师姓周。
《委羽宗谱》卷四《童明云大师传》说,镇海渊德观丁卯(1927)戒坛礼请童明云为保举大师。同书卷二《世系图》记载有多名道士在镇海渊德观丁卯戒坛受戒,律师姓黄。
4.沈阳太清宫:民国三年(1914)、十年(1921)、十八年(1929),律师葛明新(月潭);二十六年(1937),律师纪至;三十三年(1944),律师金理泽(诚泽)。
葛明新(18541934),字月潭,一字震庚,山东邱县人。咸丰八年(1858)随家迁北平。次年至沈阳,因家境困顿,乃寄身斗姥宫。同治六年(1867)发心出家,度师为赵圆仪。同治十一年(1872)斗姥诞日冠巾,冠巾师为千山青云观李圆龄。同治十三年(1874),张圆璇律师在沈阳太清宫传戒,葛明新为受戒弟子之一。光绪元年(1875),赴北京参访,住白云观,任客堂知宾,一时名流多与交游。次年返回沈阳,任太清宫知客。光绪三十三年(1907),被推举为监院。葛明新担任监院后,立即募缘重修毁于火灾的玉皇阁,并创办宗教通粹学堂,培养青年道士。民国三年(1914)春,被推举为太清宫方丈。“当即于推升方丈后,先行开一戒坛,得弟子任丘纪至濦、崂山董然春等一十二人。”7同年秋七月,重新开坛传戒,得戒子333人。民国十年(1921)和十八年(1929)又两次传戒,戒子分别为387人和461人。民国九年(1920),河北、山东发生饥荒,十九年(1930)辽西大水,葛明新发心救济,出售自己创作的大量书画,得大洋数千元,全部捐献给灾区。“一生善举,偻指难数。”8
纪至濦(?-1941),字崇虚,河北任丘人。原为本溪兜率宫道士,光绪二十七年(1901)任太清宫监院。光绪三十一年(1905)任满去职。沈宗泰、葛明新先后继任。民国三年(1914),葛明新升任方丈,纪至濦复被公推为监院。同年从葛明新方丈受戒。9纪至濦在监院任上为太清宫置房产若干,节存银万余元,而其自奉甚俭,衣服日用皆出自本庙兜率宫,仅日食太清宫三餐而已。10在民国二十六年(1937)戒坛考取第4名的戒子刘明哲(1904-1996,后任中国道教协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回忆说:1937年我在沈阳太清宫受戒。……当时该庙的方丈是纪至濦。他原在本溪湖市兜率宫出家,继承了太清宫前方丈葛月潭律师的衣钵为龙门派第二十一代传戒律师。……这次传戒在纪方丈传戒律师之下,还有30多位大师,都是道教中名望较高的上层人物。来自东北各庙的求戒道友共400余名,戒期进行100天。11
金诚泽(1885-1946),法名理泽,字润芝,安徽寿县人。民国二十年(1931)任千山无量观监院。民国二十六年(1937)在沈阳太清宫受戒,旋任太清宫监院。后被推举为方丈。民国三十二年(1943)应邀赴黑龙江双城无量观传戒。次年在太清宫传戒。刘明哲回忆说:1944年秋,沈阳太清宫再次传戒,邀我为戒坛引礼大师。这次传戒,除太清宫的方丈金诚泽律师外,共有大师30余名,戒子达930多人,这是道教传戒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戒期有30天。12
5.南阳玄妙观:民国八年(1919),律师李至然(宗阳);民国二十五年(1936),律师聂至云(祥云)。
李宗阳(1856-1939),又名理然,法名至然。号博虚道人,又号涵三子。河南济源人。生于咸丰六年(1856)正月十九日。13幼随叔父习商于南阳石桥镇。未及成年,一日于大雪中晨起,遇异人,遂有悟。至南阳卧龙岗武侯祠出家,度师为刘至善。14旋赴嵩山石室,静坐一载。复入华山,潜修炼养术。博览三教经书。后赴北京,受戒于白云观方丈高仁峒。嗣返南阳,偕老母至陕西。李宗阳住西安东关八仙庵,在庙外租小屋供养其母,以孝敬闻名远近。两年后被推举为八仙庵监院。光绪二十六年(1900),因八国联军攻占北京而逃到西安的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赴八仙庵进香,并召见李宗阳。李宗阳奏对称旨,获赐玉冠、紫袍及御书“玉清至道”。太后与皇帝还分别给八仙庵题“洞天云笈”“宝箓仙传”匾额。15光绪三十二年(1906)奉旨在八仙宫开坛传戒。次年,赴各地云游参访。民国元年(1912),南阳玄妙观住持姚祥瑞(法名明瑞)被革命军处死,李宗阳应该观道众之请担任住持。曾与南阳红十字会合办红十字医院,在玄妙观设孤儿院,收养弃婴及苦难儿童。民国八年(1919)在南阳玄妙观传戒,受戒弟子144人。1936年,因年高卸任住持之职。1939年羽化于玄妙观。16
聂祥云(1891-?),法名至云,号啸霞,河南南阳人。宣统三年(1911)在南阳玄妙观受戒于姚明瑞,并承接法统。他在《丙子南阳律坛弁言》中自述说:“持法抱道,倏忽二十余年。今乃触世事之日非,感人心之不古。道法晦昧,灾祸频仍。处此环境,承先者不得辞其责。爰备衣钵,再开道场,宣说阐扬,启迪后进。务希开发道流无妄之真诚,达到玄风再振之目的。”此次受戒者98人,天字第一号戒子为徐明真,出生于1909年,湖北省襄阳县人,在本县隆中武侯祠出家。17
6.济宁常清观:民国十三年(1924),律师陈至
常清观,在济宁县城北门外里许,建于明朝,清朝乾隆年间成为北京白云观下院。据民国《济宁县志》卷四《故实略》记载:“常清观颜超尘方丈明德主教有年,民国十三年(1924)延请白云观陈道长毓坤来宁传戒,莅观道众(即戒子)都一百十二人。”县志中还收有济宁李继沆和泗水王廷赞(1847-1927)为该次传戒《登真箓》所作的序言。
7.汉中张良庙:民国十四年(1925)、十五年(1926),律师熊至阳(纯九)。
这两次传戒,见日本学者吉冈义丰所记。18熊至阳,号纯九,四川渠县人。性行淳朴,沉静少言。入道后,喜读《方壶外史》,恒力行《功过格》。民国二年(1913),闻张良庙傅宗溎方丈法席盛化,遂径来参礼。民国十三年(1924)傅方丈羽化,众推熊至阳继任。其时张良庙处境较以往百倍困难,幸赖熊至阳推诚布公,爱众亲仁,凡所事为,皆求合乎天理人心,故虽历诸艰辛,而玄纲未坠。民国十四年和十五年两次开坛传戒,受戒者分别为7人和35人。民国十七年(1928)五月羽化。19
8. 武汉长春观:民国十四年(1925),律师刘嗣授(理授)。
刘嗣授(1870-1936),字敬义,俗名宗海,法名理授。湖北汉川人。少习科举,未就。20岁时在天门县干驿镇龙镇观出家。精研《道德经》《周易》及堪舆术,从学者众。后至汉阳玄妙观,被推举为监院。民国八年(1919)赴北京白云观受戒,得陈明霦方丈传授法卷。道誉甚隆,“前大总统黎公(黎元洪,1864-1928),额有‘大愿圆满’之宠锡;督办萧公(萧耀南,1876-1926),赐额‘道岸同登’之美誉”。20民国十四年乙丑(1925),在长春观监院侯永德的支持下,于长春观开坛传戒。前来受戒者470多人,经考试合格者454人。天字号戒子为闻理朴,接法者为蒋宗(即蒋宗瀚)。刘律师有愿再开戒坛,终因劳累过度,“神气支离,两目失明”,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羽化于长春观。21
9.天台桐柏宫:民国二十一年(1932),律师闻理朴;民国二十五年(1936),律师叶宗滨。
闻理朴(1892-?),法名宗朴,字达之,道号文素子,自称“朴道人”。浙江永嘉梧埏人。幼即聪慧,静默寡言。及长,状貌清癯,长发等身。为人和霭可亲,人皆乐与交游。诗文皆佳,准备应童子试,适逢国家停止科举,人皆为其感到可惜,自处淡如。从此无意于功名,潜究丹经子书,旁涉医卜星相诸书。曾任教于温州育真学校。父母辞世后,遂至平阳东岳观出家,拜方至通道长为师,时年27岁。民国十四年(1925),至武汉长春观受戒于刘理授方丈,为天字第一号戒子。回东岳观后,适度师方至通羽化,众即推其主持观事。后受黄岩委羽山大有宫住持蔡理鉴(1881-?)延请,协理宫事一年。民国二十一年(1932),受天台山桐柏宫住持叶宗滨之请,在该观开坛传戒,受戒者78人。著有《道德经学案》《烟霞吟草》《朴庐集》等。22
叶宗滨(1896-2002),浙江温岭人。5岁成孤儿,8岁出外流浪乞讨为生。后来,他在羊角洞被一名好心的道长收留为道童,传以道教精髓。25岁来到天台山桐柏宫主持道务。23据《委羽宗谱》卷二所载,他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在桐柏宫开坛传戒。著名高道伍诚鼎(字止渊,1896-1966)担任戒坛证盟大师,项理培担任监戒大师。
10.委羽山大有宫:民国二十二年(1933),律师蒋宗瀚。
蒋宗瀚(1901-1979),字宣富,号得舒,道号清容子,浙江黄岩人。家境贫寒,8岁丧父,被送至本地广福观当烧火工。9岁正式出家,拜蒋理富道长为师。12岁起,刻苦学习中医。17岁投黄岩委羽山大有宫潜修道功,并开始行医。后栖居椒江南门山老子殿。民国十四年(1925)至武汉长春观受戒,考取第20名(在《登真箓》上的名字为蒋宗)。民国二十二年(1933),应委羽山大有宫住持蔡理鉴邀请,在该宫开坛传戒,受戒者87人,天字第一号戒子为坤道汪理河。民国二十九年(1940),与蔡理鉴共同发起续纂《委羽宗谱》。1962年,在中国道教协会第二次全国代表会议上当选为副会长。同年,被北京白云观恭请担任方丈。1966“文革”爆发后返回家乡,以行医为业。24
11.黑龙江双城县无量观:民国三十二年(1943),律师金理泽(诚泽)。
此次传戒系伪满当局指定。关陟元在为《特殊寺庙无量观癸未坛登真箓》所撰的序言中说:“无量观伴随县城而创建,规模宏大,殿宇庄严,在北满可称为有名古刹。所以民生部于统制宗教案内,指定为特殊寺庙。文教部接管,又令举开传戒道场。应需物品,悉令由官配给。”前来受戒者606人,获天字第一号者为王理仙(1913-1995)。25 1989年,北京白云观恢复传戒,即恭请王理仙担任方丈。
这次传戒的其他八大师分别是:证盟马至还,监戒罗至礼,保举宋至吉,演礼赵至藩,纠仪许理霦,提科赵至衡,登箓刘理哲(即刘明哲),引请许至有(即许信有,1905-1995,后担任北京白云观1989年传戒活动的证盟大师)。
刘明哲回忆说:1943年双城无量观传戒,邀我为传戒大师。无量观是伪满后期经文教部指定的特殊寺庙。这个庙创修年代不详,可能建在清后半期。该庙为金辉派,人数不多,连外袇不过20人。庙内前殿3间奉祀关羽,后殿9间奉祀酒仙、火神、财神等。东西住持房20多间。这次传戒是按特殊寺庙的规定,经伪满文教部许可,以及在道教总会支持下举办的。传戒律师是邀请沈阳太清宫的方丈金诚泽,他是继承纪至濦的衣钵为龙门派二十二代传戒律师,道高德重,为东北玄门领袖。戒坛还邀请30多位传戒大师,受戒弟子600多名,戒期缩短为30天,我忝列这场戒坛的登箓大师。由于戒期短,戒子多,表牒繁忙,在五个传戒过程中,克服了不少困难,好在还未致有所贻误。26
综上可见,在抗日战争之前,全国各地十方丛林道观举行传戒活动还是比较频繁的;抗战期间,除了伪满洲国为粉饰太平举行过两次传戒活动,以及位于大后方的成都二仙庵举行过多次传戒活动外,其他地区的传戒活动都中止了。抗战胜利后不久,又是国共内战,处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各地宫观难以恢复传戒活动。据说成都二仙庵在1947年举行过一次传戒活动,27笔者尚未见到有关材料。不过,当时战火尚未燃烧到西南地区,二仙庵还是有条件举办传戒活动的。如果二仙庵1947年传戒属实,这便是全真道在民国时期的最后一次传戒。
 
(作者尹志华单位为中国道教协会道教文化研究所)
 
1.以上参见北京白云观藏《龙门传戒谱系》之陈明霦传,以及陈明霦《白云集》之序跋(收入《藏外道书》第24册,巴蜀书社1994年版)。
2.参见李济沆撰:《白云观陈毓坤方丈二次传戒碑记》,载小柳司气太:《白云观志》,江苏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第179-181页(原书页码)。
3.见徐世昌撰《白云观碑记》,载小柳司气太《白云观志》第189页;吉冈义丰:《白云观的道教》,北京新民印书馆1945年版,第26页。
418.吉冈义丰:《白云观的道教》第2430-31页。
5.王安明:《成都二仙庵概述》,载《中国道教》2004年第5期。
6.杨锡民:《我所了解的成都二仙庵》,载《宗教学研究》1984年第1期。
7.《太清宫丛林历史志略》,载五十岚贤隆:《太清宫志》,郭晓锋、王晶译本,齐鲁书社2015年版,第26页。
8.以上参见刘伟华:《千华山志》,辽宁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278页;五十岚贤隆:《太清宫志》,郭晓锋、王晶译本,第189-190203-205页。
9.五十岚贤隆:《太清宫志》中译本,第27页。
10.白永贞:《增续铁刹山志》卷八《太清宫历代监院芳行碑》。
111226.刘明哲:《八十忆往》,《文史资料精华丛书》第十卷,安徽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227230-231231页。
13.五十岚贤隆《太清宫志》中译本第76页载民国八年(1919)南阳府玄妙观己未戒坛传戒律师为李至然,号宗阳子,系河南济源县人氏,丙辰(1856)相,正月十九日吉时建生。
14.李宗阳为其师所撰墓志曰:“师姓刘,讳至善,号若水,中州南阳人。性醇朴,幼业儒。年四十戴黄冠于诸葛庐(指武侯祠)。以弟子宗阳掌教关中,西游秦(陕西),时栖老子说经台,潜心默悟玄机,终日寂静寡言。宣统元年(1909)春,冥坐,翛然仙逝。”见王忠信编:《楼观台道教碑石》,三秦出版社1995年版,第102页。
15.民国《咸宁长安两县续志》卷七《祠祀考附寺观》。
16.关于李宗阳的生平,参见民国三十年(1941)曹天铎撰《涵三子李宗阳道行碑》(拓片,感谢刘迅博士赠阅);张建新、陈月琴编著:《西安八仙宫》,第3946114-115页;张小丽:《道长李宗阳生平事略》,载《中国道教》19973期。
17.见《南阳玄妙观丙子律坛登真箓》。
19.熊至阳生平见《纯九熊大方丈墓志碑》,存张良庙道士墓园。
20.闻理朴:《湖北长春观乙丑戒坛登真录序》,载《湖北省长春观乙丑坛登真箓》。
21.参见民国李理安:《长春观志》卷二《人物传·刘嗣授传》,肖新铸:《道教全真派第二十二代传戒律师——刘嗣授》,载武汉市武昌区政协编:《武昌区文史资料》第一辑(1986年),梅莉:《民国〈湖北省长春观乙丑坛登真箓〉探研》,载《世界宗教研究》2011年第2期。
22.参见《委羽宗谱》卷一《闻律师理朴传》、卷二《世系图》之闻理朴小传;《湖北省长春观乙丑坛登真箓》。
23.参见许绪茂:《天台山上不老松——记近代道士百岁老人叶宗滨大师》,载《中国道教》1995年第4期。
24.参见《委羽宗谱》卷三《世系图》之蒋宗瀚律师小传,椒江道协:《蒋宗瀚律师传略》,载《中国道教》1992年第1期。
25.参见《特殊寺庙无量观癸未坛登真箓》。
27.中国道教编辑部撰写的《北京白云观律坛传戒功德圆满》一文中说:“北京白云观已有六十多年没有传戒了,就全国来说,自1947年四川成都二仙庵举行过后,至今也已四十多年了。”(载《中国道教》1990年第2期)
 
白云观第21代方丈陈毓坤像
 
武汉长春观乙丑戒坛登真箓
 
陈撄宁撰《重修委羽山大有宫宗谱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