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道教论坛 > 玄帝信仰历史概要
玄帝信仰历史概要

 

 “玄帝”一名,在道教文献中出现甚早,东晋中叶杨羲、许谧等撰《上清后圣道君列纪》记:“上清金阙后圣帝君李诸弘元,一讳玄水,字子光,一字山渊,盖地皇之胄,玄帝时人”1,此处“玄帝”意谓北方水行主神。《太上妙始经》说,诸天中北名玄天。
玄帝信仰在宋元以下道教诸信仰中十分盛行,然追根溯源,却应从先秦的四灵信仰说起。《礼记·曲礼上》:“行前朱雀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这是面南而言,所谓前指南方,后位北,左东右西,故玄武是北方水行主神。
秦汉时期,四灵信仰已很流行。《史记·高祖本纪》记载:汉高祖“八年,营作未央宫,立东关、北关”。注引《关中记》:“东有苍龙阙,北有玄武阙。”《文选》卷四十二吴质《答东阿王书》李善注引《三辅旧事》曰:“未央宫北有玄武阙。”2张衡《东京赋》云:“元祀惟称,群望咸秩。飏楢燎之炎阳,致高烟乎太一。神歆馨而顾德,祚灵主以元吉。然后宗上帝于明堂,推光武以作配。辩方位而正则,五精帅而来推。尊赤氏之朱光,四灵懋而允怀。”3按注,“五精”指五方星,又据《三辅黄图》,“四灵”即青龙、朱雀、白虎、玄武。起初尚有说为麟、凤、龟、龙者,如《礼记·礼运》说:“何谓四灵?麟、凤、龟、龙谓之四灵。”道教文献中也有赞同此说的,如《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卷二《造像品》云:“四灵谓龟、龙、麟、凤,皆应星辰异气合五行之秀。”4四灵又称四神。或将此四神与五行相配5,或为二十八宿定四方位(东西南北各七宿,即古籍常见之“四七”)。但也有汉代纬书称“五灵”与五方相配的,如《礼纬·稽命征》说:“古者以五灵配五方。龙,木也;凤,火也;麟,土也;白虎,金也;神龟,水也。”无论如何,玄武主北方水行,其形象为龟蛇,这是不变的。古人认为,龟蛇长寿且有神性。两晋间道士葛洪在《抱朴子内篇·对俗》中就引用了道书《玉策记》《昌宇经》“千岁之龟”“蛇有无穷之寿”等语,又引汉代《史记·龟策传》等,以证明其灵性6。秦汉无论瓦当、铜镜还是画像砖石上都有许多玄武的形象。此后,全社会人们信仰不辍。
道教在形成之后就崇拜玄武神,认为祈祷之可除百病。正一道的《玄都律文·戒颂律》载:“暮颂曰:旷旷怖怖,与神无惧。被服精华,饮食玄武。招摇为马,玉衡为辐。上下无限,出入无时。百病除愈,神气独持”7,就是这方面的例证之一。
玄武神是教内外都尊崇的,宋以前就有以“玄武”命名地、山者,如唐代的梓州(在今四川)有玄武县玄武山8,宋避圣祖赵玄朗名讳改玄武县为中江县。
迨至宋代,尤崇玄武,统治者与道教的尊崇可以说是相互促进,相得益彰。宋真宗加上真武将军号。后又加上真武灵应真君之号。“玄武”改称“真武”,这是因为,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1012)十月戊午日,声称圣祖天尊降于延恩殿,随后闰十月乙巳,上天尊号曰“圣祖上灵高道九天司命保生天尊大帝”,后又诏:圣祖名,上曰“玄”,下曰“朗”,不得斥犯。真武灵应真君是宋代道教“北极四圣”(四圣即四圣真君,亦即天蓬大元帅真君、天猷副元帅真君、翊圣保德真君、真武灵应真君)之一,其崇拜在北宋已颇流行。《太上感应篇》李昌龄传卷三十记宋仁宗天圣(1023—1032)中,杨仲和唯奉真武真君。《茅山志》记道士杨希真(1101-1124),字元道,世为仪真(今江苏仪征)人。六岁始能言。稍长,便敬事四圣真君像。蜀中道士亦颇崇之。可证。宋徽宗大观二年(1108),又加上“佑圣”二字。按,明道藏所收《真武灵应真君增上佑圣尊号册文》在宋徽宗大观二年(1108),故《武当福地总真集》所述“镇天真武灵应佑圣真君”号应在宋徽宗时,则“真武灵应真君”之号当在宋真宗与宋徽宗之间加赠。另据明人周洪谟说,宋钦宗“靖康初(1126),加号佑圣助顺灵应真君”9,或有所据。此后南宋嘉定(1208—1224)、宝祐(1253—1258)间均有加号。元刘道明《武当福地总真集》卷下所载宋封圣号:“北极镇天真武佑圣助顺灵应福德仁济正烈协运辅化真君”10,此是宋代最后的封赠。
有关真武大帝的经典亦多出宋代,如《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出北宋。《金石萃编》卷一百四十二《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系宋哲宗元符二年(1099)正月武宗孟正书11。明道藏所收《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实则也是宋代初编。南宋吕太古编《道门通教必用集》提及《真武报父母恩重经》,当是此书。宋真宗以后人因避本朝圣祖赵玄朗讳名,“玄”字皆写作“真”,称“玄武”为“真武”;元明间人又改为“玄天上帝”。此书《正统道藏》所收系元明间改编本,由经文和《玄帝报恩圣号》组成。卷末有元明间玄门嗣教道士浚仪赵宜真书跋。据明白云霁《道藏目录详注》卷三说,明神宗曾为此经制序。南宋《道门通教必用集》亦记有“真武经文”。《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原避宋讳,名《真武灵应真君本传神咒妙经》,南宋谢守灏编《混元圣纪》卷二引经云,老君“八十二变为真武”者,即出此书。《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注》为南宋陈伀集疏。此外,刘道明《武当福地总真集》卷下称及北宋侍中荆国公宋庠奉旨编有《真武启圣记》。《太上感应篇》李昌龄传卷二十七引有宋《真武灵应纂记》。《道门科范大全集》卷六十三仲勉修《真武灵应醮仪》也是宋代作品,启请之北极四圣号为宋封,且文中述宋四川崇奉事,如玉局观设四圣醮,并说:“真君多降于蜀中,缘蜀中有玄武县,今避圣祖名改为中江。”12明道藏所收《真武灵应护世消灾灭罪宝忏》、《北极真武普慈度世法忏》、《四圣真君灵签》(含真武灵签)等皆宋作。
宋代真武信仰以地而论,自以湖北武当山最为突出。五代宋初道士陈抟即隐于武当山。元代许有壬撰《武昌路武当山万寿崇宁宫碑铭》,特别提到,“玄武之祠,昉宋真宗”。
然而,宋代的真武崇拜并不限于武当山一处,而是多处均有崇奉。据《宋会要》记载,宋徽宗“政和元年(1111)正月九日诏开封府,毁神祠一千三十八区,迁其像入寺观及本庙,如真武像迁醴泉下观,土地像迁城隍庙之类,五通、石将军、妲己三庙以淫祠废,仍禁军民擅立大小祠庙”13。这段记载与真武信仰相关的部分是说,宋徽宗为了严明真武信仰的道教性质,将各神祠崇奉的真武像迁回道观,这恰能反证当时民间的真武祠崇拜是很流行的。南宋真武信仰也很盛,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九记:“抚州紫府观真武殿像,设有六丁六甲神,而六丁皆为女子像。黄次山书殿榜曰‘感通之殿’。感通乃醴泉观旧名(至和二年十二月赐名),而像设亦醴泉旧制也。”14魏了翁《成都府灵应观赐号记》述“嘉泰元年(1201)夏四月,四川制置使言:臣窃惟北方真武,自武当飞升,受命帝所,……逮太宗肇兴观宇,累圣相承,……庆元间,郡贡士刘鼎兴、道流张元简首议建祠,请于郡”15,又是一例。南宋倪守约编《金华赤松山志·碑籍类》也提及当时金华赤松山真武戒世碑在真武堂16。均表明各地皆有崇奉。至于元明之后,各处都设真武观或真武庙、真武殿,那就更为普遍了。
刘道明《武当福地总真集》卷下所载天封玄帝圣号:“元帅镇天玄武大将军三元都总管九天游奕使左天罡北极右垣三界大都督神仙鬼神公事判玄都右胜府事领元和迁校府事紫皇天一天君玉虚师相玄天上帝”,此是教内尊号,特地注明“出仙传”17,当确有所本。因刘道明乃元初人,是否承袭自宋代,不排除此等可能。《武当福地总真集》卷上收有《静乐国传记》、《仙胄》和《玄帝传记》等内容。
元朝伊始,就很崇信玄武,元世祖至元十年(1273)“冬十月,奉安真武神位于昭应新宫”18。许有壬述元朝崇奉玄帝之缘起,也说:“武当均州山,先名太和,道流谓其峻极秀绝,非玄武神不足当,故更名武当。胜国端平甲午,兵摇襄汉,均民走鄂,深以神德不能忘,鸣于官,行武当祠于鄂,为冲霄坛,制使孟珙祷于神,有齐安之捷,易坛为观,奏复崇宁额也。我皇元至元庚寅,升武当万寿崇宁宫。……玄武之祠,昉宋真宗。我朝至元己巳,鬼蛇见于高梁河,以为玄武之祥,为筑昭应宫,于是武当之山若增而高矣。是宫之名虽主玄帝,而巍然南面朝五帝,实主玉皇。”19继而,元成宗大德七年(1303)“十二月,加封真武为元圣仁威玄天上帝”20。自元以后,玄武称玄天上帝,简称玄帝。当时文人亦爱画玄帝像,虞集《道园学古录》卷三十即收有《玄帝画像赞》,序云:“玄帝像,吴兴赵公子昂写其梦中所见者,而上清羽士方壶子之所临也。”吴其贞《书画记》卷五著录元四家之一王蒙作绢画《修真图》,内容画真武故事。
元代全真道士对玄帝也深加崇奉,俞希鲁撰《奉真道院记》就记有一典型案例。他说,南宋绍兴间在此驻军,军中多奉事玄帝。立庙以祀,庙旁又立道院,延请道士以奉香火。后因兵乱,道院倾败。“皇元混一后,有全真道人赵道渊者,故笔生也。少慕神仙学,弃家簪黄冠,肄业于兹,慨然有继葺之志。”其徒于道清。二人通过化缘的方式重建道院。“渊化去,清愈益刻厉,……又置负郭之田百五十亩有奇,会其租入,沛然有余。……乌乎,亦可谓才而有为者矣。……予观道清之燕处也,抱虚守寂,怡神养性,漠然若无所与于世。……故为之记,俾夫后之弟子,甲乙相继,乐其成,弗忘其初;嗣其志,益广其业。”21此处道院及其玄帝信仰是以甲乙相继的组织方式而存续。
元明之交,著名道士张三丰非常崇拜玄帝,明任自垣《太岳太和山志》卷六《集仙记》载,张三丰于“洪武初,来入武当,拜玄帝于天柱峰,遍历名山,……”22就是说,他首先是因信仰玄帝而来武当山,所以到时便先拜玄帝。
明代因永乐皇帝朱棣坚信玄帝助其夺位,遂大修武当宫观,对玄帝的信仰、崇拜达到了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地步,甚至深深影响及清代迄今的全国道教信仰实况。故清乾隆九年王概总修、姚世倌等纂《大岳太和山纪略》卷三《祀典》说:“今时最崇重者,太岳太和山真武及岱岳碧霞元君。当永乐时,建真武庙于太和(武当山),设大珰及藩司守之,董其祀。《明史·方士传》嘉靖三十二年建元岳湖广,……”23这段历史,大家都不陌生。明《道藏》洞神部记传类收有明成祖朱棣撰《御制真武庙碑》,他对一切关于玄帝的事迹均感兴趣,如任自垣《太岳太和山志》卷七《采真游》记,道士简中阳,洪武间到武当,居紫霄之巅,辟谷坐忘,“道价愈增,名籍方外”。“永乐丙戌,太宗皇帝召见,问以玄帝升真事迹,一一奏陈。赐以祠部护身符牒。”24除了武当山奉玄帝之外,恒山因是五岳中之北岳,也崇奉主持北方的玄帝。《恒岳志》卷上《岳纪》列有许多庙,其中就有玄帝庙。但因明朝开国君主明太祖朱元璋去神尊号,故历代封号,较之宋、元二朝,以明为简。洪武厘定神号仅“武当真武之神”,永乐后称“北极镇天真武玄天上帝”。不过,元明以降,山名为“真武山”、观庙名为“真武”者不乏其例。如武当山志记载之真武观在襄阳府城西南二里九宫山,后即名真武山,从传派来说,乃是武当山全真道的支派。四川也有命名为“真武山”的。三台县云台观迄今仍是玄天上帝道场。明万历十九年(1591)郭元翰编撰的《云台胜纪》就记此观事,其卷一“启圣实录”,卷三为“玄帝经文”,卷四为“灵显应”。25清张伯魁纂《崆峒山志》上卷《寺观》记,崆峒山“真武殿,宋乾德年修。元奉释迦佛,明改奉真武”26
元明间的相关道书、传记、小说也不少,如《武当山玄天上帝垂训》、《玄天上帝启圣录》、《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玄天上帝启圣灵异录》、《太上玄天真武无上将军箓》、《玄天上帝百字圣号》(玄帝感应灵签)、《玄帝灯仪》、明孙希化撰《真武全传》和三台山人余象斗编《全像北游记玄帝出身传》(北方真武祖师玄天上帝出身志传、北游记)等等。《诸师真诰》亦有玄天降语。而《玄天仁威上帝报恩宝忏》是清末民初龙门弟子王来恩等重刻。
明代朝廷对玄帝的奉祀,位京师九庙之一。据《明史》记载:“真武庙,永乐十三年建,以祀北极佑圣真君。正德二年改为灵明显佑宫,在海子桥之东,祭日同南京。………东岳、都城隍用太牢,五庙用少牢,真武、灵济宫素羞。”27按,灵济宫崇祀,明孝宗弘治元年(1488),礼部尚书周洪谟引志云:“闽县灵济宫祀五代时徐温子知证、知谔。国朝御制碑谓太宗尝弗豫,祷神辄应,因大新闽地庙宇,春秋致祭。又立庙京师,加封金阙真君、玉阙真君。正统、成化中,累加号为上帝。朔望令节俱遣官祀,及时荐新,四时换袍服。”他说,“神父圣帝、神母元君及金玉阙元君者,即二徐父母,及其配也。宋封其父齐王为忠武真人,母田氏为仁寿仙妃,配皆为仙妃”28。明《道藏》洞玄部威仪类收朱棣等撰《洪恩灵济真君事实》,亦可参考。明初,诸王来朝还藩,祭真武等神于端门,曾用豕九、羊九、制帛等物。明太祖朱元璋以其礼太繁,简化为“惟用荤素二坛祭于承天门外”。后来朝廷对真武与灵济宫二徐的崇奉是按照道教之说,故用素馔,余如东岳泰山庙、都城隍、关公庙、文丞相祠、姚广孝等则非,用牲牢。信仰道教的明世宗也是如此。如“嘉靖八年秋,……圣诞……以酒脯告皇天上帝于玄极宝殿遣官以牲醴祭神烈、天寿、纯德诸陵山,及东岳、都城隍,以素羞祭真武及灵济宫,又告修斋于道极七宝帝尊”29
明朝的南京神庙“初称十庙。北极真武以三月三日、九月九日,道林真觉普济禅师宝志以三月十八日,都城隍以八月祭帝王后一日,祠山广惠张王渤以二月十八日,五显灵顺以四月八日、九月二十八日,皆南京太常寺官祭。……诸庙皆少牢,真武与真觉禅师素羞”30。真武与真觉禅师,一道一佛,供奉用素食如茶果等;余如城隍、关羽、天妃妈祖等虽为道教所吸收,但本非出自道教,故用传统祠祀之少牢血食。
明朝廷对包括玄帝在内的道教神仙的崇祀引起了一些儒生士大夫的不满。明孝宗弘治元年(1488),礼科张九功发难说:“祀典正则人心正。今朝廷常祭之外,又有释迦牟尼文佛、三清三境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金玉阙真君元君、神父神母,诸宫观中又有水官星君、诸天诸帝之祭,非所以法天下。”孝宗下其章礼部,尚书周洪谟趁机请罢免或降低道教神仙的崇祀,涉及玄帝的部分,他说:
北极佑圣真君者,乃玄武七宿,后人以为真君,作龟蛇于其下。宋真宗避讳,改为真武。靖康初,加号佑圣助顺灵应真君。图志云:“真武为净乐王太子,修炼武当山,功成飞升。奉上帝命镇北方。被发跣足,建皂纛玄旗。”此道家附会之说。国朝御制碑谓,太祖平定天下,阴佑为多,尝建庙南京崇祀。及太宗靖难,以神有显相功,又于京城艮隅并武当山重建庙宇。两京岁时朔望各遣官致祭,而武当山又专官督祀事。宪宗尝范金为像。今请止遵洪武间例,每年三月三日、九月九日用素羞,遣太常官致祭,余皆停免。31
结果,真武与东岳、城隍庙、灵济宫祭祀,俱仍旧。清承明制。据《清史稿》记载:“北极佑圣真君庙,建地安门外日中坊桥东,曰灵明显佑宫。顺治中,定制万寿节遣官祭,后改遣大臣。设果盘五、饼饵盘十五、茶盏三、行礼三跪九拜。”32
上行下效,明清地方志所记,几乎各地都有真武庙或玄帝庙,少有例外。当时对玄帝像也很重视,《大岳太和山纪略》卷四《仙真》所记净乐宫提点雷普明以符术助太监送玄帝像,就是一例。今日我们能够见到的玄帝神像大多为明代官民遗留下来的。明万历皇帝随葬的诸多冠(冕、乌纱翼善冠、金丝翼善冠等等),也有武将戴的盔,盔正面镶有玄武持剑全身金像,再一次证实了明代上至皇帝、下至百姓崇拜玄天上帝的历史。
 
(作者丁培仁单位为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
 
注:
1.《道藏》,三家版,第6册,第744页。
2.《文选》,中华书局1977年版,中册,第595页。
3.《文选》卷三。
4.《道藏》,第24册,第749页。
5.见《淮南子·天文篇》。
6.《抱朴子内篇校释》,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47-48页。
7.《道藏》,第3册,第457页。
8.见《元和郡县图志》卷三十三《剑南道下·东川节度使》。
9.《明史》卷五十《礼志四·吉礼》“诸神祠”。
10.《道藏》,第19册,第658页。
11. 参见《道家金石略》,文物出版社1988年版,第306页。
12.《道藏》,第31册,第906页。
13.《宋会要辑稿》礼二十之一五。
14.《老学庵笔记》,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117页。
15.《道家金石略》,第374页。
16.《道藏》,第11册,第76页。
17.《道藏》,第19册,第658页。
18.王恽撰:《太一五祖演化贞常真人行状》,《道家金石略》,第849-850页。
19.(元)许有壬:《武昌路武当山万寿崇宁宫碑铭》,《道家金石略》,第980-981页。
20.《元史·成宗纪》。
21.《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37-238页。
22、24.《藏外道书》,第32册,第923-924、932页。
23.《中国道观志丛刊》,第5册,第274页。
25.参左启:《明代墨稿本云台胜纪》,《宗教学研究》1999年第1期。
26.《中国道观志丛刊》,第3册,第65页。
27、28、30、31.《明史》卷五十《礼志四·吉礼》“京师九庙”、诸神祠”、“南京神庙”、“诸神祠”。
29.《明史》卷四十九《礼志三·吉礼》“祭告”。
32.《清史稿》卷八十四《礼志》。